關於部落格
  • 126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江7號》看似是周星馳的滑鐵盧

 

《長江7號》看似是周星馳的滑鐵盧 (2008-01-31 11:16:51)

《長江7號》看似是周星馳的滑鐵盧

司馬平邦

《長江七號》主打親情牌,卻失去不少搞笑效果

當所有影迷都摩拳擦掌嚴陣以待地為星爺的這部新電影鼓掌叫好的時候,一旦看過這部電影,大部分人都大失所望。

一個不滅神話的破滅感帶來的失望,其實可能遠比這部電影帶來的失望更讓人失望。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讓人們能坦然接受“周星馳是人不是神”的現實。

這時的周星馳或者經歷過卓別林的《大獨裁者》和《淘金記》的喜劇巔峰之後,必然要走到《凡爾杜先生》的十字路口。

周星馳在《長江7號》里總是想給觀眾更多、更特殊的東西,他也在朝前一個很高的目標努力著,但往往導演們越在這方面太過用力,就越離觀眾需要的東西越遠,所以,許多人看了《長江7號》雖然“懾”于星爺的搞笑威名,不敢說一點也不可笑,但也沒見電影院里有多少笑容。

當然,《長江7號》還是一部首先想讓觀眾笑起來的電影,但“非周星馳”的演員們蹩腳的表演和周星馳本人在銀幕表現上的過度“收縮”讓人們發自內心的大笑的數量明顯減少,周小狄和美女袁老師的魅力,與當年的六師弟(《少林足球》)、露錭仔(《功夫》)、包租婆(《功夫》)以及柳飄飄(《喜劇之王》)的搞笑能力,根本不能同日而語,甚至可以說,對于一部喜劇,張雨綺的這個角色以及她所有的表演都是多余的和負數的,更不用說整部戲讓張雨綺只穿一件緊身旗袍束出性感身段的用意到底是為了觀眾愉悅還是只為了星爺一個人看著養眼。

“美女”在周星馳電影里向來是被丑化的對象,但當我們遇到一個沒有被丑化的星女郎時,才會突然發現,曾經的那些被丑化的女孩是多麼可愛。

確實,周星馳出了問題,至少在這部電影里。

之前看到有評論認為這將是2008年之初又一部將超過2個億內地票房的電影。

但我覺得《長江7號》內地票房能過1億就應算得上圓滿了,因為單純從商業喜劇的諸元來說,它甚至並不具備與《我叫劉躍進》和《瘋狂的石頭》相比壓倒性的優勢。

至少你說不清周星馳構思《長江7號》這樣一個故事的目的是什麼?

一個只得了《et》皮毛的人與外星生物的友情故事,一個幼智版本的校園威龍街頭故事,一個仿董永與七仙女的乏味愛情故事,一個平淡粗糙的父子親情故事,或者你還可以找到如《南方公園》、《機器貓》或者其它一些經典的影子求求《長江7號》只是把這些所謂的“致敬”機械地捏合在一起罷了。

個人覺得,《長江7號》在故事內容上最值得的部分,是周星馳帶著自己的班底走進內地的最底層人群農民工中,周小狄的爸爸在工地拼生活的段落或者能因為現在社會對農民工生活越來越多的關注為電影增加不少關注度,這是香港電影代表者周星馳電影從未有過的大膽嘗試,可惜試行的效果雖然值得鼓勵,但確實並不成功。

周星馳樓頂獨自吃盒飯的一大段俯瞰鏡頭,展現了星爺對最底層人民的同情,或者他仍然寧願站在這個階層里看事情想事情,這讓我感動,但電影走到那兒,已是最深刻了,這即使與我們所能了解的真實生活相比亦差距殊大。

星爺很固執地讓一個靠散工謀生的農民工留著一頭藝術家式的整齊長發,又簡單地把一個霸道的包工頭變成一個腦滿腸肥的大塊頭(林子聰飾),試圖使兩個不同階層的父親交流培養兒子心得的幾場戲里多一些內容,但無論是林子聰還是周星馳,他們都是在演戲,離開了搞笑和幽默,觀眾會發現他們對生活理解是多麼淺薄。

原因,就一點,失去了香港,和香港味,它讓《長江7號》在許多方面表現得不適應和不准確,這也是當前許多香港導演在拍內地題材電影最常遇到的現象,最近的比如許鞍華2007年上半年的《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另外,《長江7號》在電影結構與風格上的無所作為,可能也是導致這部電影成為周星馳個人的麥城或者滑鐵盧的重要原因。

其實,以周星馳獨一無二空前絕後的喜劇天賦,曾造就了不少本不應成為樣式的喜劇樣式,《大話西游》和《功夫》的電影敘事方式甚至創造影史的里程碑,是無法復制和無法被模仿的,但周星馳本人,作為一名喜劇導演,對主流喜劇電影的結構和風格的了解和掌握,據《長江7號》中暴露,卻實在有限,這也是為什麼這部無法以夸張式的無釐頭和屎尿屁打沖鋒的電影,一樣無法在其它樣式如黑色幽默上有所建樹和成就。

甚至可以說當周星馳電影離了周星馳本人的夸張表演時,就根本不能再成其為喜劇。

而當周星馳電影一旦脫離復雜線索和多重結構而回到單線敘述的時候我們會懷疑導演本人是不是創作力在下降,因為那曾經是周星馳電影最讓人回味無窮的原因之一。

或者,有人會說,《長江7號》並不是“傳統的”周星馳喜劇,而是什麼什麼兒童電影,但一個農民工的兒子因為一只外星寵物狗的介入,改變了自己在貴族學校的生活命運,這樣的故事有什麼童趣嗎?

《長江7號》的最後,曾經對立的朋友和諧了,曾經陌生的男女相愛了,曾經幼小的人開始長大了,這是周星馳電影最一貫的結局,但就是這個結局本身看似毫無意義可有可無。

周小狄爸爸周星馳在電影中反復教育兒子,人不一定要有錢,不一定要飛黃騰達,但一定要活得誠實,活得有尊嚴求求周星馳想拿這樣的道理在電影里教育小孩還算質朴可愛,但他想用這個道理通過電影教育成千上萬的電影之外的觀眾,多少會讓人覺得幼稚和囉嗦了,這還會暴露導演本人對生活的理解一樣很簡單可笑。

那只外星狗長江7號(七仔)一定要用去了這部電影特技制作成本的大量投資,但它的遺憾是它被設計得實在太過簡單了,在這樣一個小小怪物的造型上,周星馳和他的團隊頭一次居然顯得這樣毫無才華和魄力,無法與變形金剛這樣已經被觀眾膜拜加額的卡通形象相提並論,而且,周星馳試圖利用《長江7號》制造一個更為流行暢銷的兒童毛絨玩具的商業用意也實在太凸出了,我相信這只身子像透明皮球腦袋像毛絨玩具的小玩藝不久後會大量上市,那時看《長江7號》就像它的一部拉得超長的廣告片。

更重要的一點,也是決定這只透明皮球加毛絨玩具的小玩藝不會大為暢銷的主要原因是,《長江7號》並沒有為“七仔”解決一個豐富的有趣的故事和身份,它既不是隨身帶著百寶箱的機器貓,也不是十萬馬力七大神力的鐵臂阿童木,它作為《長江7號》的三大主演之一,少缺少個性太缺少想像力,是這部電影的一處最大敗筆。

其實,童心和童話,曾是周星馳喜劇得以橫掃天下的最重要理由,尤其是在《功夫》里,周星馳用成人故事講了一個兒童夢想,對許多成人觀眾來說就像開了天眼一樣看到了自己已經遺忘的從前,那才讓他們由衷讓他們產生感動,這種感動是復雜的,不是童話式的。

在《長江7號》也可能虧在太“實”了,更為切近現實的題材和更為懸殊的階層落差(農民工、貴族學校)讓這部電影失卻了“搞”起來的基礎(而在所謂的“實”的層面上,周星馳電影只不過是小兒科),沒有搞,也就沒有了笑,那個在城市工棚下苦苦掙扎的周小狄爸爸或者是喜劇面孔背後最為真實的周星馳本人,我們亦在不同場合聽說過其實生活中的星爺很少笑容,更多苦思,但不得不承認,電影中那個帶著兒子手腳並用拍蟑螂的苦中做樂的男人,才是觀眾夢想中和能夠接受的周星馳。

星爺,1962年出生于香港,今年已經46歲。

《長江7號》里的周星馳更是刻意“老化”自己,衰老和疲憊寫了一臉,這也讓為什麼大部分觀眾不會為這個老男人和美少女張雨綺的愛情結局由衷叫好,或者說《長江7號》在喜劇創造性上的乏力和審美疲勞,也正是周星馳本人正面臨的問題,藝術家的創作天才是周期性的,也是受心理和生理能量的影響的,《少林足球》和《功夫》在大砍大殺大開大闔大收大賣似乎一時間搾干了星爺所有的創作沖動,所以在這部電影里才有了那麼多所謂的“向大師致敬”,劍走偏鋒亦需要中氣昂揚,反倒周星馳本人在這部電影里沒有真正成為主角。

沒什麼可笑的求求這尤其對于我等一干超迷戀周星馳喜劇的人,是致命的失落感。

當然你可以說《長江7號》可以是周星馳的良心之作,也可以是他的轉型之作,但我敢肯定這不會是他的大成之作。

當然還是要期待這不會是他的滑鐵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