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6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處女:我憑什麼把第一次獻給男人

處女:我憑什麼把第一次獻給男人 (2008-07-17 18:43:26)
    大概世事總是物以稀為貴,哪壺不開提哪壺的,風尚也跟著湊熱鬧,不斷在出發後重折回起點,折騰個沒完。

  只是有一檔風尚,卻只對男人構成致使吸引力,那就是處女之惑。處女一旦成為男人眼中頂禮膜拜的極品,當然值得他們用匪夷所思的方式來眾里尋他,並且在這個男權社會中把它美化成亙古傳奇。處男在偽處女的招數面前,通常是很難判斷一個女人是否是處女的,具備這種鑑別力的往往是閱人無數的熟男。

 

    熟男的處女癖帶著太強的雙重標准,它最可笑之處,就在于各色男人都垂涎于處女,為了得到處女,他們不惜用輿論道德的浸染維護處子的金貴,自己卻又一窩蜂地渴望以自己的性行為消滅這個一次性生理結構。一個女人若一生不止遇到一個男人,而她的處子身卻只有一次,紛紛要搶這唯一一次的男人,總有一些是要落敗的。

 

  只要你還識字,你就一定看過如下的純情或艷情小說,里面總是酸溜溜地寫道,當一個玩世的男人在隔天醒來,意外發現了身下的處女紅,因此受到極大刺激而本性大轉,繼而暗生情愫,更背負責任愧疚,跟那個處女歷盡劫難終至相守這樣的屁話。他流連過的無數女人,統統不敵一個處女的價值,這是何其有質地的一種男女關系啊,處女基本上可以在這種關系中,充當“無敵男人柔順劑”使用。男人有戀處癖,還可以理解成是痴人說夢,關鍵是這樣的文字,通常都是女人寫出來哄女人的。它的既定邏輯變成了告訴姐妹們一項秘笈:修萬種品行,不如保處女之身,歷各種男人,不如初逢就定下終身。

 

  顛狂的男人最終把女人也弄成了顛狂,把戀處情結堂皇地以某種暗示、引誘、嘉獎、迷惑的方式強加給了女人,試圖把它變成女人身價的重要評價標准之一來控制女人。可是,男人可以通過“初夜”來檢驗女人,那女人又通過什麼方式檢驗男人呢?連基本的公平都不具備的判斷標准,憑什麼硬要往女人身上套?

 

  初次的美好自是不言而喻,然而,用極端的方式渲染處女,就消解了除第一次之外所有日子的價值,而事實上,人生有許多次是完全足以超越第一次的,甚至你可以使生命一直處于由低走高的坡地上。因為熟練和了解,因為更洞察人生,女人完全有能量使後來的人生,不斷地湧現高潮,重要的是你要抱定勇氣和信心,追求、體驗更好更強,而不是在男人的戀處情結下,永遠只矚目于第一次,由第一次來判定終身,自背枷鎖。第一次終究要失去,沒有了第一次,我們的生活中還會有無數的下一次,把每一次都當成第一次,神聖的感覺自然會綿綿不絕……

 

   第一次,恕不分享

  她反問了我一句:男人一般從13歲起就學會了自慰,這意味著他們把第一次都留給了自己,而他們卻非要我們把第一次獻給他們,憑什麼?

  按炤某類男人的推定,那自然是某個女人總有一次對于男人來說,是人生的第一次,處子之身除了給付男人,別無它途。因此,處女膜仍然不可避免地成為獻給男人的聖潔禮物。

  事情果真是如此天經地義到沒有任何意外可言嗎?做夢的男人也許做夢也想不到,如果上帝真的打算用處女膜這道防線輕而易舉地控制女人,那麼在今天看來,這一招也未免太自作聰明的了。

  我有一位漂亮的大學女同學,酷愛玩“輪槃賭”的講真話游戲,這位處女論的極度懷疑者,從不相信男人可以憑是否處女來論斷一個女人的優劣,更不相信保全處女之身的感情意義。所以當大肚兒酒瓶的瓶尾指著某個男同學的時候,她的問題永遠只有一個:你介不介意你愛的女孩不是處女?

  答案要麼義正辭嚴,要麼是藏頭縮腦的,男人的虛偽似乎總經不起這樣直白的相逼。

  當然,如果男人吱吱唔唔,她就不再刻意相逼了,只露出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來,表示此時無聲勝有聲。上了套的男人們當然不會放過她,每回反攻她的問題都飽含著泄恨的力量〞〞那,你是不是一個處女?讓男同學跌破眼鏡的是,她的標准答案永遠只有理直氣壯的一句:“不是”。

  最讓人奇怪的是,在大學期間,我們從來沒有發現這位女生身畔有親密男友,她那個答案就更顯現出一種狡黠的意味,讓失言的男生們紛紛抓狂了。

  畢業後聚會,大家發現該女生竟然早早就結了婚,一派無限享受婚姻的幸福樣子。八卦的男生還記得當年的仇恨,便不懷好意地追問她:老公沒有發現你不是處女?

  她大笑答曰:“沒有處女膜的障礙,我至少確定他愛的是我這個人而不先是處女。”

 

  終于,我以女人潘多拉式的好奇打探出了她的秘密〞〞她只是參炤弗洛依德的指引,在某次宿舍無人時,高高興興地用戴著安全套的中指把第一次留給了自己。

  在告訴我這一切時,她反問了我一句:男人一般從13歲起就學會了自慰,這意味著他們把第一次都留給了自己,而他們卻非要我們把第一次獻給他們,憑什麼?因此,她不想刻意為誰留著,決定自己親手結果自己的處女膜,在丟掉的過程中,她甚至感覺到了一種無比的輕松。

 

  這位女生是西蒙·波伏娃的崇拜者,以前經常引用波伏娃的一句話:一個女人,只有當她拒絕為人妻(寄生蟲)、拒絕為人母(自戴枷鎖)、拒絕愛情(妄想狂)時,她才是一個理想的、最有女人氣質的女人。我想,她一定很高興自己享受了自己的第一次,並用這次處女膜實踐,在人格上顯現出了一種女人的溫柔示威。

 

    大量供應的“處女”

  演一場戲給男人看,哄哄他們,不爭不辯地他說他的,我做我的,在這場“矛尖則盾固”的游戲中,女人由于有了上述“新式武器”的“加盟”,只會因生理結構的不同,比男人多一點點麻煩,就能完成她們給男人的“初夜”交待。

  只能打打針換換藥的小門診,也能做處女膜修復術了,這說明這個項目的普及程度和容易程度,已經很讓人信服了。如果你的男人希望你是一個處女的話,你是不需要“舍不得吃舍不得用”地把處女膜保存經年的,要掩蓋過去,只需要在門診呆上一小會兒,花上幾百元,不住院不打針,就能確保如願以償,多麼地多快好省啊。滿足他的“戀處”快感所需要的成本原來可以如此地低。在這樣的科技面前,真搞不懂為什麼還有千萬富翁以天價去徵處女來做老婆,這樣的修復處女真是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不過,處女膜修復術還不是最簡單易行的技術,民間關于偽裝處女的辦法,簡直可謂是實踐出真知啊。有一次我很偶然在某女性雜志上就看見過一則讓人噴飯的廣告〞〞“自行粘貼的人造處女膜,安裝方便、沒有痛感,伴有落紅……”〞〞真實效果毫不打折,女人還不必忍受疼痛,原來此產品到手,就可以天天是處女了。

  更有搞笑的招術簡單到人人可以自行操作,而且沒有後顧之憂。處女難尋,自然能嫖到處女就需要大大加價,只因有男人要刻意通過“嫖處”尋找優越感,加上民間“破處”去災帶財的傳言,妓女們更有一招偽裝處女大幅提升嫖宿價格又不要錢的招式,只需向劃黃騕的販子要一點騕魚血,浸于綿條上,便何時何地都絕對可以保證要多少處女有多少處女,並絕對保障“客戶”見證鮮血如剛滴落的初紅的“破處質量”。看來商業永遠是追求成本最低,利潤最大的,連妓女都可以提供初夜了,男人要打假,不曉得可不可以有個什麼組織出來主持公道。

  相信這些信息既然都已公之于眾,那男人肯定更該了然于心。可是他們一邊在哀嘆“只有幼兒園還有處女”,一邊仍懷著那麼強烈難移的痴心,一心追求要在哪個女人的白紙上劃第一道線,真不知智商何在。以假亂真的“處女”靠著今天的土方和醫學科技,簡直可以批量生產,男人“追處”的意義到底是為了哄騙自己,還是希望像出現精神疾患時醫生象徵性地安慰一片vc那樣的效果呢?

  不敢斗膽承認自己的曾經,更不敢不迎合男人的心理變態,想求得的無非是一個平靜的對付,相安無事地用“鑿鑿證據”令他無從指責,在他徹底放心的心態下甚至可以用這道符咒綁定他。但是他有什麼權利指責你跟要求你呢,而你,並沒有事前設定好他一定要是個處男的答案讓他現場示範啊?

  一個很小的謊言,黑黑地幽了他一默,卻能滿足一個男人的判斷,帶給他踏實的陶醉,終身的榮耀,如果你愛這樣的男人,你是不是覺得他實在是太傻,你是不是太瞎了?

  其實這樣的男人,迎合他都不必,做那個修復處女膜的手術,還要花錢受罪呢,不如速速處理掉這個男人更省心。

 

    第n次貞操

  即使你愛上過的男人不止一個,身體依偎過的也不止一個寬闊的胸膛,你同樣可以在每場戀愛中驕傲于你的貞潔。

  如果你是一個生活雜志消費者,那一定跟我一樣,絕不止一次在雜志上看到跟純潔的“貞操”有關的美文,下面這一則,頗有代表性,它的名字就叫“第二次貞操”。

  短文說的是一個女孩意外遭幾個男人強奸,遍體鱗傷之後,方寸大亂的她在電話里給男友哭訴這場噩夢,希望求得男友的諒解。男友說,你給我12小時的時間想想。于是她答應說,自己也要用這點時間來考慮一下後面的感情。

  她考慮的結果是,准備好了安眠藥來接聽他的電話。在電話里,她聽到他說了一通話,里面的意思是:你第一次的貞操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被強行奪走的,所以,只要你把第二次的貞操留給我,一切,就都不是你的錯了。

  這個超乎尋常的“唯美”感情故事,由女性雜志登載,一時真讓人絕倒。

  遇到這樣的男人,等來這一番鬼話,虧得那個女孩還要感激涕零,慶幸自己擁有一個多好的寬容有愛的男友,未來會有好多時間來感受噩夢過去後的舒心!

  女人被強暴時身心所受的巨創,怎麼可以偽唯美到用這種男人的思維方式來假腥腥對付,而且用這樣優雅的語言來敘述,把這個弱智男生的作為當作是情愛之美和人性的寬容來濃墨重彩地宣揚?我想如果不是我有病,就是這些表面泛濫著唯美的調子,骨子里卻裹著小腳的雜志有病了。

  當一個女人被強暴,她的男人,本應當是第一時間趕到她身邊的那個人,擁抱她,安慰她,帶她上醫院檢查有沒有染上不潔的病,請醫生給出應急處方,而不是在電話里冷冰冰地說,你讓我考慮12小時,連個背影都舍不得給她;緊接著,他應當說服她克服恐懼去報警,別讓作惡的人有逃逸的機會,將他們繩之以法,這才是對受害者的最大安慰和保護,而不是先讓她形只影單,獨處自責到死,讓她進一步受到傷害;然後他應該盡早帶她去看心理醫生,盡可能用最多的時間陪著她,告訴她自己有多愛她,這種愛並不會因為這場變故有所改變,而絕不是拿貞操這樣的鬼話在她傷口上撒鹽來刺激她,更不該讓她匆忙當中第一個考慮的是要買多少安眠藥自殺才夠量。

  這些男人高雅的鬼話根本連治皮外小傷的紅藥水都不如,虧得還有人把它當成經典,反過來告訴女人,你要遇到這樣的男人,終身才會有真幸福,你應當怎樣做,才可以滿足男人可憐可悲的占有欲,讓他在意淫中,仍有初夜的感覺!

  說什麼第二次、第三次貞操,無疑都是扯蛋,它不過是安慰男人的一個退而求其次的指標,這樣的男人,比強暴女人的男人能好到哪里去?他帶給女人的傷害更長久、更逼人也更隱形。倒不如建議那個女孩,在聽完他冠冕堂皇的混賬話後,就在電話里叫他滾,或者把自己買好的安眠藥一並特快專遞寄給他!這樣的男人,他的貞操是絕對已經丟失盡了,盡管他可能還是一個童子之身。

  你若是受害者,你就理應得到最大的同情和呵護,這時候還扯什麼男人的貞操滿足感?就算是一個從沒被強暴的女人,她的貞操也不是為了滿足男人占有欲而自殘的那雙小腳。

  只要你每一次愛時,都是在用全部身體給予和得到,同時滿懷著毫不功利的心,把每次戀愛都當成初次,懷著全新的感覺去投入和體驗,那麼一輩子,一個女人就絕對足以擁有n次的貞操,因為你在所有的愛中,都全心全意,毫無交易的目的。即使你愛上過的男人不止一個,身體依偎過的也不止一個寬闊的胸膛,你同樣可以在每場戀愛中驕傲于你的貞潔。從這個意義上說,你應當隨時讓打算占有你初夜的那個男人見鬼去,一張膜只能代表著唯一的一次無經驗行為,而你的一生,會有源源不絕的愛,讓你不斷享受本真而美好的極致體驗!

 

    童話終結者

  初戀而婚在這樣的分手結局中,變得跟童話大相徑庭,它讓人懷疑一張白紙的初戀,真的就注定了一生幸福生活的許諾?

  王子在遇到公主之前,總是閱人無數而寡歡于愛情的失落,而落難的公主或灰姑娘,
 
    在遇到王子之前,卻是一張干淨的白紙。這幾乎是所有童話主角的情愛背景。

  它跟一句俗語很像,那就是〞〞男人總想成為女人的第一個,而女人總盼著成為男人的最後一個。這樣的淵源在塵世中有無數翻版,早已變成了老掉牙的故事。

  可是童話總是在王子與公主結婚之後就勝利結束了,最美的高潮在此嘎然而止。但是對紅塵男女的婚姻生活而言,這才不過是啟錨,前面有多少暗礁,誰都難以逆料。

 

  我有一對高中同學,當初愛得死去活來,最後不得不早戀早婚綁定彼此,原以為這種處女愛會是最完美,同時也是保存感情純度的最佳方式,卻不料十年來這二位總在不停地鬧離婚,終于在孩子九歲那年,兩人請大家吃了一頓離婚酒。吃這個酒的意思是告訴大家,你們以前看到的那些美好,其實都是誤讀,現在我們要宣布的是,這一切已經徹底玩完了。

 

  男人在席間喝了酒,提起他發起的其中一次離婚事件。女人是他的初戀,他承認,但是在這之前他還曾暗戀過一個女子。婚後遇到那個女子時,已婚的女子幽幽問了他一句:“你為什麼不在我結婚之前來找我啊?”這給了他一個話語上可鑽的縫子。就為這句話,他回家鬧了差不多半年的離婚。看,處女之愛的感情,原來敵不過一個幻想的也許。

 

  女人在垂淚之余,也款款承認這次的分手收場,是因為自己有了外遇。私下的原因聽上去很駭然,原來結婚十年來,兩人的性事極普通,在最窮極無聊的婚姻當中,她終于跟一個男人曖昧了,就因為他總能給她反復的高潮,同時他又承認她是自己遇到的最棒對手,這讓她感慨,在結束處女生涯十年後,她才終于體驗到了性愛有多幸福,她的未知通道終于被一個意外打開了,她掩飾不住的宛如處女般的鮮活,變成了老公懷疑的起點……

 

  大多數的童話都是這樣經不起真實的考驗,在你情竇初開,還不太清楚自己想要的未來和幸福到底是啥樣的時候,那個唯一令你心動過的男子,你為什麼那麼肯定,他就是最適合你的唯一?

 

  彼此都是一張白紙,有多大經驗去應付易碎婚姻的種種風險呢?對男人,你沒有比較,也就沒有更多的選擇。就算你嫁給童話里有經驗的王子,那黛安娜的悲劇仍舊會成為一種非常的可能:他的經驗其實保護的是他自己的願望和目的,而非總是設身處地在考慮呵護你。

 

  男人把你當成他的最後,那是他疲倦之後的塵埃落定,你無非是他浪子回頭時的那份獎賞,但是在接受他之前,你是不是應當先問問自己,願意以毫無戰斗經驗的狀態,投入到明槍暗箭統統上陣的童話婚姻里?

 

  你是有這個權利的,在你沒有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之前,你有等待成熟,積累各種戀愛經驗以應付感情故障的任何自主權。在多次的戀愛中領悟愛情、男人、婚姻是怎麼回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不一定快樂的經歷其實是一種幸運,一個只知道愛不知道痛的女人,一個只按童話模式生活的公主,何以達到成熟,何以把握幸福呢?初戀而婚無非是做一只愛情的井底蛙,這並不是絕對不好,但是這場處女愛讓你從來不知道外面的風景和天地,也許有一天,井底呆不下去了,或者你不知不覺跳出了井底,婚姻就可能面臨冒險和誘惑,這一點到絕對不是真實的謊言。

 

  悲劇常常是性格注定的,如果你總是憧憬著童話,那必然要為自己只顧抬頭望天,忘了腳下看路付出感情代價,童話破滅的宿命多少都與此有點牽連。如果別把初戀看得那麼理想,神聖它的終極意義,它也許就只是一個難忘的曾經,是你感情成長中邁出的第一步而已,知道後面還有路要走,總停留在第一步,也許不那麼明智。

 

  初戀也絕不是唯一,更未必是幸福的高潮。當你還在感情的青澀期,你是很難預知未來圓熟時,自己還有怎樣的精彩。只有沿途走下去,一切才會真正地展開……

 

    男人到底要什麼

  在處女那里尋占有,在熟女那里尋高潮,恐怕是許多男人的肉體幻想。

  在過去的一年里,我們在不同的城市,聽到了一個千萬富翁徵婚的消息。有錢人、徵婚,這一點就足以抓人眼球,就算這家伙看上去歪瓜裂棗一點,也頗似金龜婿的人選。郎既有財,女就要有貌跟人家配,才稱得上是千古絕唱,成為媒體炸彈。郎當然開出了一個不尋常的條件:誠徵處女,性行溫柔,貌美如花。有錢人自然膽也壯,別的男人想提不敢提的條件,他可以腰別鈔票來代言。他沒有說他是不是處男,但是爺有錢,你管那麼多干嗎?

 

  奇怪的是這個男人換了好幾個城市徵婚,應婚的上釣魚應當不算少,可為什麼還要邊走邊唱他的處女調調呢?未必,處女+性行溫柔+貌美如花的女子,真的已經絕種了嗎?

 

  看似正經的大幅廣告,在這種懸疑之下,由新聞的緋色,變成了男人拉響的危險警報。警報似乎在告訴大家,現在的處女實在不好找,縱有萬千資產,也可能空手而歸。非處不娶,空手而歸,這一切真夠嘩眾取寵的,很想問富翁一句:處女有什麼優勢成為最佳的老婆人選?

 

  答案會不會是:我什麼都有了,就差向世人證明,有個女人只為我的性而唯一存在,保證絕對沒有前科?

 

  當老婆當到這種級別,其實已經跟工具沒什麼區別了,就相當于他腰上、手腕上、身上、住行游時那一堆一堆的名牌。處女+性行溫柔+貌美如花並且還沒有結婚的女人,目前存世量並不比名牌更大,所以,當然值得重金挑選,慎重驗貨。富翁的悲劇在于,現如今可沒有武俠傳說里的守宮砂,一看而知某女是不是絕對的處女,橫行“假貨”絕對都是“仿名牌”啦。

 

  處女膜從生理意義上講,本是為了女性在性成熟前阻擋細菌侵入而產生的肌肉組織,現在這種生理構造變成了一項質量保證,富翁的目的在于要確保原裝正貨良品,呵呵。富翁的心態其實也代表著非常多男人的心態,只不過他有錢膽壯,不用退而求其次,敢于把自己的擔心和苦衷用徵婚方式講出來吧。……

 

  富翁一是怕對方不純潔,可是純潔跟一層膜有多大的關系?如果感情純潔,身體也就純潔,如若不是,天天處女又有什麼用?富翁見慣了爾虞我詐,還分不出這點差別嗎?

 

  富翁二是怕老婆上不得台面,但上得台面卻只當個漂亮擺設,真正的好女人是不會干的。富翁心里面怕老婆搶了自己的光芒,外人還不會一眼看出他的膽怯嗎?

 

  富翁三是怕性生活不夠完美。相信“戀處”的富翁,真的跟處女在一起時,肯定會因為心理得到極大滿足,而獲得空前的享受,但是,處女總是一次性消耗的,以後老婆有幾十年的光陰均不再是處女,你還要拿婚姻來做賭注?開什麼玩笑!除了確保向外人證明,老婆絕對只屬于我一個人之外,誰能保證她能帶給富翁最大極限的身體快感呢?如果富翁打算“驗完貨”不滿意就走,在占有女人貞操的時候,顯出“無所謂”的開放態度,在檢驗女人的貞操時卻又板著一副正統面孔、擺開一副不依不饒的架式,別的男人誰也不比你傻,哪還有處女專等著你來獨享?

  富翁根本就是在用自己的手打自己耳光。

 

  在處女那里尋占有,在熟女那里尋高潮,恐怕是許多男人的肉體幻想,這讓人想起了周星弛的《喜劇之王》,如果要把這兩種理想結合在老婆身上,可以借鑑張柏芝的角色,讓妓女來扮演清純學生,應當會好處占盡,如願以償。

 

  因為熟練和了解,因為更洞察人生,女人完全有能量使後來的人生,不斷地湧現高潮。

 

  第一次的重要意義有時僅在于這是一種很鄭重的儀式,為你打開一本書的封皮,開始一段冷暖自知的旅程。只要你的心態中,永遠保持著一顆處子之心,其實很多事都可以反復成為第一次,在其中你能追求到獨一無二的美感跟高潮,體驗絕不會重復,感受會不斷有所超越。

 

精品文章傾情推薦閱讀

處女情結三大解決方案  想做妓女  左手淑女右手婊子  不做成功男人身下的女人

愛上感覺還是愛上身體  讓老公遠離“美色”  我是妓女  趕盡殺絕現代狐狸精

男人最愛貴婦、主婦or蕩婦  男人對女人身體的陰謀  夫妻的“床上生活”

外當白骨精內做狐狸精  北方男人和南方男人的區別  結婚辦事處里不得不說故事

愛情還是媚外  成名“十大賤招”  我和6個網友的經歷  二奶與男妓誰更墮落

我門胸小怎麼了  女人想愛卻不敢愛的極品男人  女大學生畢業時的55條泣血總結

處女:我憑什麼把第一次獻給男人 (2008-07-17 18:43:26)
    大概世事總是物以稀為貴,哪壺不開提哪壺的,風尚也跟著湊熱鬧,不斷在出發後重折回起點,折騰個沒完。

  只是有一檔風尚,卻只對男人構成致使吸引力,那就是處女之惑。處女一旦成為男人眼中頂禮膜拜的極品,當然值得他們用匪夷所思的方式來眾里尋他,並且在這個男權社會中把它美化成亙古傳奇。處男在偽處女的招數面前,通常是很難判斷一個女人是否是處女的,具備這種鑑別力的往往是閱人無數的熟男。

 

    熟男的處女癖帶著太強的雙重標准,它最可笑之處,就在于各色男人都垂涎于處女,為了得到處女,他們不惜用輿論道德的浸染維護處子的金貴,自己卻又一窩蜂地渴望以自己的性行為消滅這個一次性生理結構。一個女人若一生不止遇到一個男人,而她的處子身卻只有一次,紛紛要搶這唯一一次的男人,總有一些是要落敗的。

 

  只要你還識字,你就一定看過如下的純情或艷情小說,里面總是酸溜溜地寫道,當一個玩世的男人在隔天醒來,意外發現了身下的處女紅,因此受到極大刺激而本性大轉,繼而暗生情愫,更背負責任愧疚,跟那個處女歷盡劫難終至相守這樣的屁話。他流連過的無數女人,統統不敵一個處女的價值,這是何其有質地的一種男女關系啊,處女基本上可以在這種關系中,充當“無敵男人柔順劑”使用。男人有戀處癖,還可以理解成是痴人說夢,關鍵是這樣的文字,通常都是女人寫出來哄女人的。它的既定邏輯變成了告訴姐妹們一項秘笈:修萬種品行,不如保處女之身,歷各種男人,不如初逢就定下終身。

 

  顛狂的男人最終把女人也弄成了顛狂,把戀處情結堂皇地以某種暗示、引誘、嘉獎、迷惑的方式強加給了女人,試圖把它變成女人身價的重要評價標准之一來控制女人。可是,男人可以通過“初夜”來檢驗女人,那女人又通過什麼方式檢驗男人呢?連基本的公平都不具備的判斷標准,憑什麼硬要往女人身上套?

 

  初次的美好自是不言而喻,然而,用極端的方式渲染處女,就消解了除第一次之外所有日子的價值,而事實上,人生有許多次是完全足以超越第一次的,甚至你可以使生命一直處于由低走高的坡地上。因為熟練和了解,因為更洞察人生,女人完全有能量使後來的人生,不斷地湧現高潮,重要的是你要抱定勇氣和信心,追求、體驗更好更強,而不是在男人的戀處情結下,永遠只矚目于第一次,由第一次來判定終身,自背枷鎖。第一次終究要失去,沒有了第一次,我們的生活中還會有無數的下一次,把每一次都當成第一次,神聖的感覺自然會綿綿不絕……

 

   第一次,恕不分享

  她反問了我一句:男人一般從13歲起就學會了自慰,這意味著他們把第一次都留給了自己,而他們卻非要我們把第一次獻給他們,憑什麼?

  按炤某類男人的推定,那自然是某個女人總有一次對于男人來說,是人生的第一次,處子之身除了給付男人,別無它途。因此,處女膜仍然不可避免地成為獻給男人的聖潔禮物。

  事情果真是如此天經地義到沒有任何意外可言嗎?做夢的男人也許做夢也想不到,如果上帝真的打算用處女膜這道防線輕而易舉地控制女人,那麼在今天看來,這一招也未免太自作聰明的了。

  我有一位漂亮的大學女同學,酷愛玩“輪槃賭”的講真話游戲,這位處女論的極度懷疑者,從不相信男人可以憑是否處女來論斷一個女人的優劣,更不相信保全處女之身的感情意義。所以當大肚兒酒瓶的瓶尾指著某個男同學的時候,她的問題永遠只有一個:你介不介意你愛的女孩不是處女?

  答案要麼義正辭嚴,要麼是藏頭縮腦的,男人的虛偽似乎總經不起這樣直白的相逼。

  當然,如果男人吱吱唔唔,她就不再刻意相逼了,只露出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來,表示此時無聲勝有聲。上了套的男人們當然不會放過她,每回反攻她的問題都飽含著泄恨的力量〞〞那,你是不是一個處女?讓男同學跌破眼鏡的是,她的標准答案永遠只有理直氣壯的一句:“不是”。

  最讓人奇怪的是,在大學期間,我們從來沒有發現這位女生身畔有親密男友,她那個答案就更顯現出一種狡黠的意味,讓失言的男生們紛紛抓狂了。

  畢業後聚會,大家發現該女生竟然早早就結了婚,一派無限享受婚姻的幸福樣子。八卦的男生還記得當年的仇恨,便不懷好意地追問她:老公沒有發現你不是處女?

  她大笑答曰:“沒有處女膜的障礙,我至少確定他愛的是我這個人而不先是處女。”

 

  終于,我以女人潘多拉式的好奇打探出了她的秘密〞〞她只是參炤弗洛依德的指引,在某次宿舍無人時,高高興興地用戴著安全套的中指把第一次留給了自己。

  在告訴我這一切時,她反問了我一句:男人一般從13歲起就學會了自慰,這意味著他們把第一次都留給了自己,而他們卻非要我們把第一次獻給他們,憑什麼?因此,她不想刻意為誰留著,決定自己親手結果自己的處女膜,在丟掉的過程中,她甚至感覺到了一種無比的輕松。

 

  這位女生是西蒙·波伏娃的崇拜者,以前經常引用波伏娃的一句話:一個女人,只有當她拒絕為人妻(寄生蟲)、拒絕為人母(自戴枷鎖)、拒絕愛情(妄想狂)時,她才是一個理想的、最有女人氣質的女人。我想,她一定很高興自己享受了自己的第一次,並用這次處女膜實踐,在人格上顯現出了一種女人的溫柔示威。

 

    大量供應的“處女”

  演一場戲給男人看,哄哄他們,不爭不辯地他說他的,我做我的,在這場“矛尖則盾固”的游戲中,女人由于有了上述“新式武器”的“加盟”,只會因生理結構的不同,比男人多一點點麻煩,就能完成她們給男人的“初夜”交待。

  只能打打針換換藥的小門診,也能做處女膜修復術了,這說明這個項目的普及程度和容易程度,已經很讓人信服了。如果你的男人希望你是一個處女的話,你是不需要“舍不得吃舍不得用”地把處女膜保存經年的,要掩蓋過去,只需要在門診呆上一小會兒,花上幾百元,不住院不打針,就能確保如願以償,多麼地多快好省啊。滿足他的“戀處”快感所需要的成本原來可以如此地低。在這樣的科技面前,真搞不懂為什麼還有千萬富翁以天價去徵處女來做老婆,這樣的修復處女真是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不過,處女膜修復術還不是最簡單易行的技術,民間關于偽裝處女的辦法,簡直可謂是實踐出真知啊。有一次我很偶然在某女性雜志上就看見過一則讓人噴飯的廣告〞〞“自行粘貼的人造處女膜,安裝方便、沒有痛感,伴有落紅……”〞〞真實效果毫不打折,女人還不必忍受疼痛,原來此產品到手,就可以天天是處女了。

  更有搞笑的招術簡單到人人可以自行操作,而且沒有後顧之憂。處女難尋,自然能嫖到處女就需要大大加價,只因有男人要刻意通過“嫖處”尋找優越感,加上民間“破處”去災帶財的傳言,妓女們更有一招偽裝處女大幅提升嫖宿價格又不要錢的招式,只需向劃黃騕的販子要一點騕魚血,浸于綿條上,便何時何地都絕對可以保證要多少處女有多少處女,並絕對保障“客戶”見證鮮血如剛滴落的初紅的“破處質量”。看來商業永遠是追求成本最低,利潤最大的,連妓女都可以提供初夜了,男人要打假,不曉得可不可以有個什麼組織出來主持公道。

  相信這些信息既然都已公之于眾,那男人肯定更該了然于心。可是他們一邊在哀嘆“只有幼兒園還有處女”,一邊仍懷著那麼強烈難移的痴心,一心追求要在哪個女人的白紙上劃第一道線,真不知智商何在。以假亂真的“處女”靠著今天的土方和醫學科技,簡直可以批量生產,男人“追處”的意義到底是為了哄騙自己,還是希望像出現精神疾患時醫生象徵性地安慰一片vc那樣的效果呢?

  不敢斗膽承認自己的曾經,更不敢不迎合男人的心理變態,想求得的無非是一個平靜的對付,相安無事地用“鑿鑿證據”令他無從指責,在他徹底放心的心態下甚至可以用這道符咒綁定他。但是他有什麼權利指責你跟要求你呢,而你,並沒有事前設定好他一定要是個處男的答案讓他現場示範啊?

  一個很小的謊言,黑黑地幽了他一默,卻能滿足一個男人的判斷,帶給他踏實的陶醉,終身的榮耀,如果你愛這樣的男人,你是不是覺得他實在是太傻,你是不是太瞎了?

  其實這樣的男人,迎合他都不必,做那個修復處女膜的手術,還要花錢受罪呢,不如速速處理掉這個男人更省心。

 

    第n次貞操

  即使你愛上過的男人不止一個,身體依偎過的也不止一個寬闊的胸膛,你同樣可以在每場戀愛中驕傲于你的貞潔。

  如果你是一個生活雜志消費者,那一定跟我一樣,絕不止一次在雜志上看到跟純潔的“貞操”有關的美文,下面這一則,頗有代表性,它的名字就叫“第二次貞操”。

  短文說的是一個女孩意外遭幾個男人強奸,遍體鱗傷之後,方寸大亂的她在電話里給男友哭訴這場噩夢,希望求得男友的諒解。男友說,你給我12小時的時間想想。于是她答應說,自己也要用這點時間來考慮一下後面的感情。

  她考慮的結果是,准備好了安眠藥來接聽他的電話。在電話里,她聽到他說了一通話,里面的意思是:你第一次的貞操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被強行奪走的,所以,只要你把第二次的貞操留給我,一切,就都不是你的錯了。

  這個超乎尋常的“唯美”感情故事,由女性雜志登載,一時真讓人絕倒。

  遇到這樣的男人,等來這一番鬼話,虧得那個女孩還要感激涕零,慶幸自己擁有一個多好的寬容有愛的男友,未來會有好多時間來感受噩夢過去後的舒心!

  女人被強暴時身心所受的巨創,怎麼可以偽唯美到用這種男人的思維方式來假腥腥對付,而且用這樣優雅的語言來敘述,把這個弱智男生的作為當作是情愛之美和人性的寬容來濃墨重彩地宣揚?我想如果不是我有病,就是這些表面泛濫著唯美的調子,骨子里卻裹著小腳的雜志有病了。

  當一個女人被強暴,她的男人,本應當是第一時間趕到她身邊的那個人,擁抱她,安慰她,帶她上醫院檢查有沒有染上不潔的病,請醫生給出應急處方,而不是在電話里冷冰冰地說,你讓我考慮12小時,連個背影都舍不得給她;緊接著,他應當說服她克服恐懼去報警,別讓作惡的人有逃逸的機會,將他們繩之以法,這才是對受害者的最大安慰和保護,而不是先讓她形只影單,獨處自責到死,讓她進一步受到傷害;然後他應該盡早帶她去看心理醫生,盡可能用最多的時間陪著她,告訴她自己有多愛她,這種愛並不會因為這場變故有所改變,而絕不是拿貞操這樣的鬼話在她傷口上撒鹽來刺激她,更不該讓她匆忙當中第一個考慮的是要買多少安眠藥自殺才夠量。

  這些男人高雅的鬼話根本連治皮外小傷的紅藥水都不如,虧得還有人把它當成經典,反過來告訴女人,你要遇到這樣的男人,終身才會有真幸福,你應當怎樣做,才可以滿足男人可憐可悲的占有欲,讓他在意淫中,仍有初夜的感覺!

  說什麼第二次、第三次貞操,無疑都是扯蛋,它不過是安慰男人的一個退而求其次的指標,這樣的男人,比強暴女人的男人能好到哪里去?他帶給女人的傷害更長久、更逼人也更隱形。倒不如建議那個女孩,在聽完他冠冕堂皇的混賬話後,就在電話里叫他滾,或者把自己買好的安眠藥一並特快專遞寄給他!這樣的男人,他的貞操是絕對已經丟失盡了,盡管他可能還是一個童子之身。

  你若是受害者,你就理應得到最大的同情和呵護,這時候還扯什麼男人的貞操滿足感?就算是一個從沒被強暴的女人,她的貞操也不是為了滿足男人占有欲而自殘的那雙小腳。

  只要你每一次愛時,都是在用全部身體給予和得到,同時滿懷著毫不功利的心,把每次戀愛都當成初次,懷著全新的感覺去投入和體驗,那麼一輩子,一個女人就絕對足以擁有n次的貞操,因為你在所有的愛中,都全心全意,毫無交易的目的。即使你愛上過的男人不止一個,身體依偎過的也不止一個寬闊的胸膛,你同樣可以在每場戀愛中驕傲于你的貞潔。從這個意義上說,你應當隨時讓打算占有你初夜的那個男人見鬼去,一張膜只能代表著唯一的一次無經驗行為,而你的一生,會有源源不絕的愛,讓你不斷享受本真而美好的極致體驗!

 

    童話終結者

  初戀而婚在這樣的分手結局中,變得跟童話大相徑庭,它讓人懷疑一張白紙的初戀,真的就注定了一生幸福生活的許諾?

  王子在遇到公主之前,總是閱人無數而寡歡于愛情的失落,而落難的公主或灰姑娘,
 
    在遇到王子之前,卻是一張干淨的白紙。這幾乎是所有童話主角的情愛背景。

  它跟一句俗語很像,那就是〞〞男人總想成為女人的第一個,而女人總盼著成為男人的最後一個。這樣的淵源在塵世中有無數翻版,早已變成了老掉牙的故事。

  可是童話總是在王子與公主結婚之後就勝利結束了,最美的高潮在此嘎然而止。但是對紅塵男女的婚姻生活而言,這才不過是啟錨,前面有多少暗礁,誰都難以逆料。

 

  我有一對高中同學,當初愛得死去活來,最後不得不早戀早婚綁定彼此,原以為這種處女愛會是最完美,同時也是保存感情純度的最佳方式,卻不料十年來這二位總在不停地鬧離婚,終于在孩子九歲那年,兩人請大家吃了一頓離婚酒。吃這個酒的意思是告訴大家,你們以前看到的那些美好,其實都是誤讀,現在我們要宣布的是,這一切已經徹底玩完了。

 

  男人在席間喝了酒,提起他發起的其中一次離婚事件。女人是他的初戀,他承認,但是在這之前他還曾暗戀過一個女子。婚後遇到那個女子時,已婚的女子幽幽問了他一句:“你為什麼不在我結婚之前來找我啊?”這給了他一個話語上可鑽的縫子。就為這句話,他回家鬧了差不多半年的離婚。看,處女之愛的感情,原來敵不過一個幻想的也許。

 

  女人在垂淚之余,也款款承認這次的分手收場,是因為自己有了外遇。私下的原因聽上去很駭然,原來結婚十年來,兩人的性事極普通,在最窮極無聊的婚姻當中,她終于跟一個男人曖昧了,就因為他總能給她反復的高潮,同時他又承認她是自己遇到的最棒對手,這讓她感慨,在結束處女生涯十年後,她才終于體驗到了性愛有多幸福,她的未知通道終于被一個意外打開了,她掩飾不住的宛如處女般的鮮活,變成了老公懷疑的起點……

 

  大多數的童話都是這樣經不起真實的考驗,在你情竇初開,還不太清楚自己想要的未來和幸福到底是啥樣的時候,那個唯一令你心動過的男子,你為什麼那麼肯定,他就是最適合你的唯一?

 

  彼此都是一張白紙,有多大經驗去應付易碎婚姻的種種風險呢?對男人,你沒有比較,也就沒有更多的選擇。就算你嫁給童話里有經驗的王子,那黛安娜的悲劇仍舊會成為一種非常的可能:他的經驗其實保護的是他自己的願望和目的,而非總是設身處地在考慮呵護你。

 

  男人把你當成他的最後,那是他疲倦之後的塵埃落定,你無非是他浪子回頭時的那份獎賞,但是在接受他之前,你是不是應當先問問自己,願意以毫無戰斗經驗的狀態,投入到明槍暗箭統統上陣的童話婚姻里?

 

  你是有這個權利的,在你沒有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之前,你有等待成熟,積累各種戀愛經驗以應付感情故障的任何自主權。在多次的戀愛中領悟愛情、男人、婚姻是怎麼回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不一定快樂的經歷其實是一種幸運,一個只知道愛不知道痛的女人,一個只按童話模式生活的公主,何以達到成熟,何以把握幸福呢?初戀而婚無非是做一只愛情的井底蛙,這並不是絕對不好,但是這場處女愛讓你從來不知道外面的風景和天地,也許有一天,井底呆不下去了,或者你不知不覺跳出了井底,婚姻就可能面臨冒險和誘惑,這一點到絕對不是真實的謊言。

 

  悲劇常常是性格注定的,如果你總是憧憬著童話,那必然要為自己只顧抬頭望天,忘了腳下看路付出感情代價,童話破滅的宿命多少都與此有點牽連。如果別把初戀看得那麼理想,神聖它的終極意義,它也許就只是一個難忘的曾經,是你感情成長中邁出的第一步而已,知道後面還有路要走,總停留在第一步,也許不那麼明智。

 

  初戀也絕不是唯一,更未必是幸福的高潮。當你還在感情的青澀期,你是很難預知未來圓熟時,自己還有怎樣的精彩。只有沿途走下去,一切才會真正地展開……

 

    男人到底要什麼

  在處女那里尋占有,在熟女那里尋高潮,恐怕是許多男人的肉體幻想。

  在過去的一年里,我們在不同的城市,聽到了一個千萬富翁徵婚的消息。有錢人、徵婚,這一點就足以抓人眼球,就算這家伙看上去歪瓜裂棗一點,也頗似金龜婿的人選。郎既有財,女就要有貌跟人家配,才稱得上是千古絕唱,成為媒體炸彈。郎當然開出了一個不尋常的條件:誠徵處女,性行溫柔,貌美如花。有錢人自然膽也壯,別的男人想提不敢提的條件,他可以腰別鈔票來代言。他沒有說他是不是處男,但是爺有錢,你管那麼多干嗎?

 

  奇怪的是這個男人換了好幾個城市徵婚,應婚的上釣魚應當不算少,可為什麼還要邊走邊唱他的處女調調呢?未必,處女+性行溫柔+貌美如花的女子,真的已經絕種了嗎?

 

  看似正經的大幅廣告,在這種懸疑之下,由新聞的緋色,變成了男人拉響的危險警報。警報似乎在告訴大家,現在的處女實在不好找,縱有萬千資產,也可能空手而歸。非處不娶,空手而歸,這一切真夠嘩眾取寵的,很想問富翁一句:處女有什麼優勢成為最佳的老婆人選?

 

  答案會不會是:我什麼都有了,就差向世人證明,有個女人只為我的性而唯一存在,保證絕對沒有前科?

 

  當老婆當到這種級別,其實已經跟工具沒什麼區別了,就相當于他腰上、手腕上、身上、住行游時那一堆一堆的名牌。處女+性行溫柔+貌美如花並且還沒有結婚的女人,目前存世量並不比名牌更大,所以,當然值得重金挑選,慎重驗貨。富翁的悲劇在于,現如今可沒有武俠傳說里的守宮砂,一看而知某女是不是絕對的處女,橫行“假貨”絕對都是“仿名牌”啦。

 

  處女膜從生理意義上講,本是為了女性在性成熟前阻擋細菌侵入而產生的肌肉組織,現在這種生理構造變成了一項質量保證,富翁的目的在于要確保原裝正貨良品,呵呵。富翁的心態其實也代表著非常多男人的心態,只不過他有錢膽壯,不用退而求其次,敢于把自己的擔心和苦衷用徵婚方式講出來吧。……

 

  富翁一是怕對方不純潔,可是純潔跟一層膜有多大的關系?如果感情純潔,身體也就純潔,如若不是,天天處女又有什麼用?富翁見慣了爾虞我詐,還分不出這點差別嗎?

 

  富翁二是怕老婆上不得台面,但上得台面卻只當個漂亮擺設,真正的好女人是不會干的。富翁心里面怕老婆搶了自己的光芒,外人還不會一眼看出他的膽怯嗎?

 

  富翁三是怕性生活不夠完美。相信“戀處”的富翁,真的跟處女在一起時,肯定會因為心理得到極大滿足,而獲得空前的享受,但是,處女總是一次性消耗的,以後老婆有幾十年的光陰均不再是處女,你還要拿婚姻來做賭注?開什麼玩笑!除了確保向外人證明,老婆絕對只屬于我一個人之外,誰能保證她能帶給富翁最大極限的身體快感呢?如果富翁打算“驗完貨”不滿意就走,在占有女人貞操的時候,顯出“無所謂”的開放態度,在檢驗女人的貞操時卻又板著一副正統面孔、擺開一副不依不饒的架式,別的男人誰也不比你傻,哪還有處女專等著你來獨享?

  富翁根本就是在用自己的手打自己耳光。

 

  在處女那里尋占有,在熟女那里尋高潮,恐怕是許多男人的肉體幻想,這讓人想起了周星弛的《喜劇之王》,如果要把這兩種理想結合在老婆身上,可以借鑑張柏芝的角色,讓妓女來扮演清純學生,應當會好處占盡,如願以償。

 

  因為熟練和了解,因為更洞察人生,女人完全有能量使後來的人生,不斷地湧現高潮。

 

  第一次的重要意義有時僅在于這是一種很鄭重的儀式,為你打開一本書的封皮,開始一段冷暖自知的旅程。只要你的心態中,永遠保持著一顆處子之心,其實很多事都可以反復成為第一次,在其中你能追求到獨一無二的美感跟高潮,體驗絕不會重復,感受會不斷有所超越。

 

精品文章傾情推薦閱讀

處女情結三大解決方案  想做妓女  左手淑女右手婊子  不做成功男人身下的女人

愛上感覺還是愛上身體  讓老公遠離“美色”  我是妓女  趕盡殺絕現代狐狸精

男人最愛貴婦、主婦or蕩婦  男人對女人身體的陰謀  夫妻的“床上生活”

外當白骨精內做狐狸精  北方男人和南方男人的區別  結婚辦事處里不得不說故事

愛情還是媚外  成名“十大賤招”  我和6個網友的經歷  二奶與男妓誰更墮落

我門胸小怎麼了  女人想愛卻不敢愛的極品男人  女大學生畢業時的55條泣血總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